(案例故事)消失的6号楼

2020-10-22

案例故事

消失的6号楼

 

被告人高兵,利用张燊、杨士武审核住房公积金贷款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梁淼、杨士武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判处被告人高有期徒刑年,并处罚金十万元被告人……”

庄严的法庭,国徽高悬,法官宣判完毕,正义的法槌落下,至此,一桩国家工作人员相互勾结,采取欺诈行为骗取住房公积金贷款的窝案宣告终结,4名涉案人员听到判决结果后,额头上的汗珠滚滚流下,此时,从罪犯到旁听席上的人员,意识到了法律的威严,也领教了审计的威力。

新年“第一单”

2018年春节刚过,鞭炮的硝烟味道还未散尽,春节假期结束后的上班第一天,汶山市审计局金融审计科科长刘刚就被局长李进请进了办公室。

“小刘啊,今年咱们局的审计计划已经确定了,虽然还没开会布置,但是有几个重点项目我想尽快启动,免得被动”。李进是转业军人出身,说话开门见山,直来直去。

“李局长,是不是有难啃的骨头?”刘刚盯着局长的眼睛,想猜一下结果。

“哈哈,好吧,大过年的,不跟你绕弯子了,今年的经济责任审计项目比较多,任务很重,有几个项目专业性比较强,其中包括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的经济责任审计项目,我看这个项目就交给你们科来干吧。”

“太好了局长,正好对我们的胃口,新年“第一单”非我们莫属了!”

听了局长的安排,刘刚有些小兴奋。他深知,住房公积金业务信息化程度高,公积金的归集、提取、公积金贷款的发放等实现了信息的自动化处理,尤其是公积金贷款的发放更是实现了与承贷银行的无缝链接。局领导将住房公积金的审计任务交给他们,正是看中金融审计科对贷款等金融业和对大数据审计的业务比较熟练,能够成功接下新年第一个任务,也说明领导对金融审计科的业务能力是信得过的

从局长办公室领命回来,刚进办公室,刘刚从包里拿出几小包茉莉花茶,随手扔给李睿王芳。

来,美女帅哥,尝尝你嫂子从娘家顺回来的好茶”。

得了吧,刘大科长,又有大活儿了吧”,王芳调皮地说。

“还是你懂我”,刘刚狡黠地一笑,“刚才局长对我们委以重任,市住房公积金中心主任的经济责任审计让科来干,我当审计组长,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现在咱们抓紧研究一下怎么干。”

开水冲进茶杯,茉莉花茶的香气瞬间在办公室飘散开来。李睿和王芳聚拢在刘刚办公桌前,你一言我一语地开起了座谈会。

露出马脚

座谈会开得很顺利,年轻人思路活跃的优势得到充分体现。在审计重点上,三个人的意见高度一致如果有问题,肯定集中在公积金贷款发放环节由于公积金贷款利率相比其他商业贷款利率低,部分不符合公积金贷款条件的人员会钻空子找门道,寻求低利率贷款,从而损害其他缴存公积金人员的利益。

“根据公积金贷款需要提供的购房合同、契税完税凭证、交款收据等基础资料,信息化程度比较好并便于我们直接使用的就是购买合同和契税完税凭证,大家可以多从这两方面考虑一下如何比对有着多年金融审计经验的刘刚胸有成竹。

“是啊,我们局正在进行的地税征管审计提取了税务的数据,可以比对一下是否一致,我马上去筛。”李睿的屁股已经离开了椅子,马上准备弹射出去。

 “等等,关键是我们没有房产数据啊,房产数据是涉密数据,由于保密工作的具体要求,所以我们是无法取得的。王芳无可奈何的说。

“如果暂时无法取得,就利用他们系统自身提供的购房合同数据先进行自连接查询,用自身数据验证自身数据的真实性吧。”李睿又坐了下来。

“具体怎么查呢?”王芳很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学习劲头,紧跟着问道。

“比方说把他的购房合同号分组统计一下出现次数,正常的公积金购房贷款,一个合同号只能对应一笔贷款呀,如果出现一对多的情况就是疑点了。”刘刚详细的说了一下审计思路。

“刘科,你看一下这些疑点,我用公积金贷款的契税完税凭证号与税务系统的契税完税凭证号作的连接,发现这些同样的契税号,但是缴款人却不一样呢,这些不一致贷款的是旧关县住房公积金管理部办理的。李睿兴致冲冲的说。

这是疑点,先排除一下是不是录入的手误啊,然后地税沟通一下,取得完税凭证,公积金这边可以调阅贷款档案来进一步核查。

“好的,我马上去办。”李做事就是干净利落,疾步走出了办公室。

已经是周五了,下班的时间早过了,金融审计科办公室依然是灯火通明零星的鞭炮声或远或近,朵朵烟花不时升上夜空

王芳闷头敲击着键盘,“刘科,你来看一下我的语句是不是有什么错误啊,怎么筛出了这样的情况呢?同样的购房合同号竟然用于贷了4次款!”

“是么?有这种事么?一房多贷?”刘刚凭借多年金融审计经验敏感的说道“没错,语句没问题,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现这种不合理的现象的,整理一下,把办理档案全部调过来,好巧啊,竟然也是旧关县公积金管理部办理的,这个旧关县管理部的工作怎么会这么特别啊。刘刚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档案调阅的缓慢大大超出了审计组的意料,整整一个星期了,同期调取的其他县市区的疑点档案早已送到,但唯独旧关县管理部的档案迟迟未到,配合这次审计的联络人市公积金中心的小也是一头雾水,电话催促了多次,但是回复说管这些档案的梁淼恰好请病假了,别人拿不出来。

审计组敏感的意识到旧关县管理部可能存在问题,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就是越不想让审计组看到的东西就越有问题,刘刚直接给旧关县管理部的负责人潘某施加压力,主任,配合审计是您法定的义务,您或者您的下属拒绝或者拖延提供资料,我们将依法采取必要措施。

“别着急,我马上再催促催促,如果实在无法上班,我就让别的同志去拿钥匙,务必给审计组提供。”潘主任态度明确,也是心急火燎的说道。

“奇怪了,以前梁淼的上班很及时的,很少请假,这次是怎么回事呢。潘主任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在审计组的穷追不舍的索要压力下,几十份贷款档案终于出现在金融审计科的桌台上。

  审查贷款档案对金融审计科来说是再寻常不过的了,但是这次是公积金贷款,因此审计组结合汶山市公积金贷款管理办法的要求,将是否符合公积金贷款条件作为核查要点。

审计组立刻埋首投入对几十份的档案审查中。   

档案核查了很久,李睿神情有些疲惫,他定了定神,信心满满地说:“刘科,你看一下这个旧关县二中教师许红的贷款,就是契税完税证明上的纳税人与税务机关登记的不一致的疑点,这个人是201710月,由旧关县管理部取得公积金二手房抵押贷款18万元。其贷款时提供的契税完税证明、不动产销售发票都是套用别人的,这个契税完税证明系套用20175月苏玲购房的契税完税证明,不动产销售发票系套用201511月赵少峰的购房发票。她的购房合同虽然还没核查,但是我认为也是虚假的可能性很大。”

“很好,说明我们的疑点筛查准确,只是作为一个教师,为人师表,怎么能造这么多假呢?”刘刚不禁感叹道。

“教师?我这里有几个教师的贷款资料也很是奇葩呢!”听到教师,年轻的小王也是抑制不住的说道,“刘科,你看这四个旧关县南沟镇中学教师的公积金贷款档案,有好多共同点啊,太不合理了,你看高建张平李全王强四个人还都是买的汶山市富豪置业开发的水岸新居6号楼的602号的一手房,只是购买时间上相差几个月,看购房合同都是与富豪置业公司签的房管备案的正式合同,缴款收据也都是富豪置业公司开具的,单独看哪个档案都没问题,但一相互比较就漏洞百出了,而且这么多的相似之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了!

 “是啊,太不正常了。”刘刚陷入了沉思,“但这些不正常的地方肯定有不正常的原因,我们仔细分析一下,是不是有以下几种可能呢?”刘刚刘不紧不慢的向李睿王芳说道。

“一种可能是公积金贷款人员编造购房合同、购房发票来骗取公积金贷款,公积金中心人员没有能审核出来,这是一种可能;另一种可能是房地产开发商为了尽快回笼资金,寻找关系人并提供虚假的购房合同,在未实际出售房屋的情况下,取得公积金贷款,但目前看因为贷款金额没有到达必须进行受托支付的条件,所以贷款资金都是直接支付给了贷款人,贷款人会不会将贷款再转给开发商也是未知数呀?!”刘刚一口气说了两种可能性。

  李睿兴奋的说道:“对,很可能是这两种可能,尤其是第二种可能,我们在审某银行的按揭贷款时,曾经发现过房地产商搞的虚假按揭贷款的伎俩,就是这种方式,该不会又把手伸到公积金贷款了吧?”

  “该不会有其他可能了吧?”王芳自言自语的说道。

“其他可能?”刘刚站起身来,不禁打了个冷战,“哎,还有一种可能也是最大的一种可能性,就是公积金贷款管理人员在造假,毕竟他们是长期审核公积金贷款资料的,设想这么多普通的贷款人员想要编制出这么多虚假贷款资料,而且还要经过公积金管理人员的审核,这是多么困难的事啊。但是如果是公积金管理人员自己来做这个事,是不是就容易多了?审核就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这也是符合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量虚假资料的现状的。但这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

李睿王芳楞在了那里,毕竟他们在银行审计中也是见惯了银行内部人员与企业人员联手骗取银行贷款的事情。

“那么,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李睿回过神来,恢复了干练的工作状态。

“我看,这个旧关我们是有必要走一趟了。我马上和局领导汇报目前的情况,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明天动身去旧关,逐一排除疑点,从外围查起,先去房管局、开发公司,再去学校、公积金管理部。”对于发现的问题,刘刚总是事不过夜,当天的事情总要第一时间有处理方案。

与局领导的沟通汇报非常顺利,局领导高度认可审计组的工作,同意审计组下一步的工作方案,并要求审计组尽快赴旧关查清事实。

消失的6号楼

汶山市下辖的旧关县人口七十多万,是全国百强县,铁矿储量丰富。

当审计组一行来到旧关县,暮色已降临,天空正淅淅沥沥飘着春雨,一滴滴雨水打在脸上,让人感到丝丝凉意。

一夜风雨在黎明前渐渐停歇,清晨的阳光唤醒了北方小城的生机,清新的空气也让人顿觉清爽许多。街道上绿树散发着馥郁的清香,丝丝潜入空气中,让人陶醉。审计组一行3人第一站来到旧关县房管局。

当审计组拿出贷款资料中的贷款合同、网签备案等资料与房管局存档资料比对时,房管局工作人员一脸惊讶,“这种合同模板是几年前的了,现在早就不用了,这些网签合同备案号对应的购房人也和您提供的不一致啊。”工作人员诧异的说道。

“不一致没有关系,您就把您查询到的资料提供给我们就行。”刘刚李睿相视一笑,仿佛早就知道结果,胸有成竹地说道。

房管局的档案资料验证了贷款购房合同等资料的虚假性,这在审计组的意料之中,取得了证据之后,审计组马不停蹄的赶往房地产公司。

近年来房地产市场的持续火爆也是令旧关县出现了一房难求的局面,富豪置业开发公司在当地小有名气,陆续开发了不少楼盘,到售楼处看房的人络绎不绝。

接待审计组的是开发公司的财务副总方洪,他对审计组的突然来访有些猝不及防,客气的说道:“欢迎审计组来指导工作,我们这几年的楼盘销售情况一般,可是该缴的税我们一份钱都不少啊。”

刘刚略过寒暄,开门见山地说:方总,您误会了,我们这次来不是检查您的税收,我们正在进行公积金中心主任的经济责任审计,由我和李睿王芳负责公积金贷款项目的抽查,我们这次来访的目的就是要查阅一下咱们公司开发的水岸新居6号楼的销售情况和售楼款的缴纳情况。”

“哦,是这样啊,水岸新居是我们开发的项目,目前尚未竣工,但已取得预售许可证了。具体的销售明细账目上都有,您可以查,绝对没有漏税。”虽然说明了来意,但方洪还是纠结在税费上。

刘刚不再和他解释,转头对李睿说:“小李,你留在财务办公室先查一下销售台账和缴款记录,与我们的贷款资料比对一下,同时注意一下资金来源和流向,核查一下公积金贷款的购房人是否使用了公积金贷款进行了缴款,我和王芳去实地看一下这些楼盘。

“好的,没问题。”李睿痛快的回答。

方洪的带领下,刘刚王芳来到了水岸新居的工地现场,方洪渐渐的从紧张气氛中缓和下来:“刘科,我们这个项目是我们公司的重点项目,项目地处旧关县翡翠湖周边,我们着力打造精品,以大户型为主,所以仅开发4幢楼,每幢楼2个单元、六层,共24户。”

“哦,是这样啊,那有没有买了房,缴了款,又退房的情况呢?”刘刚缓缓的问道。

“没有过,说实话这房子抢都抢不上呢,房价涨的那么高,谁那么傻这时候卖呀。”方洪信誓旦旦地说。

“那请您带我们到6号楼看看吧。”刘刚提出了贷款档案中出现的楼号。

“几号楼?”方洪好像没听清楚。

6号楼。王芳跟着回答道。

6号楼?我们这里没有6号楼啊?!方洪蒙了,满头雾水地说道。

 “您确定没有?规划上就没有么?”刘刚略感意外,还是追问了一句。

“我肯定是没有这个6号楼的,规划上就没有,水岸新居项目不是大项目,土地面积不大,但因为位置好,拍地时我们花了不少钱,我们的设计理念就是大户型、精装修,面向社会精英层次销售,所以房子不是很多,仅有4幢楼,编号分别是1号、2号、3号、4号,哪会有6号楼呢?”对于自己公司的项目,方洪还是比较了解的,如数家珍的向审计组介绍到。

刘刚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悄声对王芳说:“看来我们分析的第二种可能性也不存在了,小李那边应该能印证虚假资料和富豪公司没有必然关系,我们回去看看小李的情况吧。

刘刚王芳疾步回到富豪公司财务办公室,李睿已经核查完了所有的资料,“刘科,从销售台账上看没有找到向这些贷款人员进行销售的记录,贷款档案中的房款收据复印件资料虽然加盖有富豪公司的财务章,但是从日期上看与富豪公司实际使用的收据明显不一致,据富豪公司财务人员反映加盖的财务章与公司实际使用的也存在差异;另外从公司的银行入账记录上也没有发现这些贷款人员取得贷款后向富豪公司转款的情况。李睿一股脑的把发现的情况向刘刚进行了汇报。

与预想的情况巨大差异,还是令刘刚感到有些吃惊,定了定神后,对方洪说道:“感谢你的配合,我们需要了解的情况已经都清楚了,这样我们复印一下您的部分资料后就告辞了。”

离开富豪公司后,车外忽然下起了小雨,这个时候的小雨并不多见,望着雨滴肆虐的拍打着车窗,刘刚不禁感叹着:水岸新居6号楼莫名奇妙的消失了,他原本也只是存在于贷款档案里!?我们的对手好嚣张啊,无中生有,移花接木各种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是啊,刘科,我是第一次遇见虚假到这种程度的事情,究竟是谁做的呢?又是为什么这样做呢?”王芳不解的嘟哝着。

“这二十来份教师的贷款档案大部分都是南沟镇中学的,太多的巧合就不再是巧合了,而是人为刻意的安排了,看来我们需要去会一会我们的人民教师们了。刘刚望向车外随风摇摆的树枝,若有所思地说道。

拨开迷雾

南沟镇是旧关县一个比较不太富裕的乡镇,附近十几个村庄的学生都集中在镇中学上学,镇中学离镇政府并不远。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审计组驱车前往南沟镇中学,临近学校,远远地听到学校操场传来了《运动员进行曲》,原来正赶上学校开春季运动会。

接待审计组的是学校的赵校长,审计组向赵校长简要说明了来意,并向赵校长出示了需要约谈的教师名单。因为需要约谈的人员较多,所以审计组为了不耽误教师的正常工作,先从没有在岗工作的教师开始谈起。

第一个走进谈话室的是高建,高老师30来岁,个子不高,戴副眼镜,文质彬彬,一进门显的很局促。刘刚见他进来立刻起身,给他倒了杯水,缓缓的问道:“高老师,你别紧张,我们是汶山市审计局金融审计科的,这次来是想调查一下您公积金贷款的事,希望您配合我们。高建倒着退到了椅子边上,讪讪的边坐下边说:“好的,好的,我一定知无不谈。”

“您在旧关公积金中心贷过款么?

“贷过,20万元。”

“20157月您买过房子么?”

  “买过啊。”

“在哪买的?具体位置?”

“在旧关县月湖小区买的小产权房。

“您公积金贷款时用的月湖小区的房子么?

“没有,月湖小区的房子是小产权房,贷不出款来的。

“那你怎么贷出来的?”

 高建沉默了,额头上明显渗出了汗珠。

“高老师,您是我们第一个约谈的对象,您可能知道,我们还要约谈其他人,即使你不说,别人能像你一样也不说么?为人师表,应当以诚为先!否则您以后怎么面对您的学生呢!”刘刚不再跟高建客气,直接指出利害。

“哎。”高建叹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不再出声。

“您买过水岸新居的房子么?刘刚继续问道。

水岸新居高建一惊,“那是高档小区,我可买不起。”

那你看看这购房合同上是你的签名么?刘刚将贷款档案中的购买合同拿了出来。

 高建起身来到跟前,仔细看了起来。

 “是我的签字,您说的对,我是教师,应该诚信,不该弄虚作假,可是我也是有苦衷啊。”

“什么苦衷?”

“教师就是一个死工资,我参加工作晚,没赶上福利分房,我们家没自己的房子,还在租房,现在的房价这么高,产权房买不起,只能买便宜的小产权房,而且还要贷款,小产权房又不能贷款,怎么办?”

“是啊,这些都是当前社会的现实情况,那你是怎么办的呢?”

高建定了定神,倒出满肚子的苦衷后,终于不再沉默:“我是请我们学校刘老师帮忙办的贷款,他朋友多,门路多,贷款资料也是他帮我弄得,我只是签个名而已。”

“刘老师?叫什么名?”

“教体育的刘大光老师。

那刘老师也不是办公积金的,怎么能贷出来呢?

“他说他的一个同学和公积金里面的人很熟。”

“谁?你知道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

“刘老师帮你这么大的忙,是白帮得么?”

高建沉默了。

刘刚知道高建还有话没有说透,直觉告诉他刘老师没有白帮忙。

“高老师,你先到隔壁房间等一下,好好想想到底还有什么话没和我们说,我们先约谈下一位了。”刘刚知道继续紧逼可能会出现反作用,用缓兵之计先稳住高建

第二个进来的是张平20来岁,语文老师,和他的谈话也很顺利,情况与高建类似,他也没有在水岸新居买过房,买的是南沟一村的小产权房,同样也是刘大光帮忙办理的贷款手续。

既然两个人都是找刘大光帮忙,那问题焦点就转移了。审计组立刻决定打破顺序,不再一一约谈,直接找刘大光谈话。

不一会,体育老师刘大光从操场上赶了过来,脖子上还挂着哨子,看来是在给运动会当裁判。他个子高高的,但人黑瘦黑瘦的,重重的黑眼圈一看就是休息睡眠不足,与刘刚印象中健硕的体育老师形象相差不少。

“刘老师你好,我们是市审计局的,来找你了解一些公积金贷款的情况。”刘刚没有寒暄,开门见山地说道。

 “知道知道,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刘大光似乎没感到意外。

  “知道?你知道我们要来?”刘刚没有略过这个细节,而是抓住话柄追问。

  “这个,这个啊……刘大光一时语塞,“对,是刚才通知叫我过来的时候才知道的。”

 刘树村反应很快,让刘刚觉得这不是个简单的对手,不过足够的证据在手,刘刚还是很有底气的,毕竟对手不知道审计组到底掌握了多少资料。

“刘老师,我们也不再绕圈子了,打开天窗说亮话,近期咱学校这十几个老师的公积金贷款,是不是都是你帮忙办理的?”刘刚根据与两个老师的谈话,将自己的推测直接说了出来。

“是的,都是我帮忙办的,你们不用再一个一个地问了。”没想到刘树村倒是很痛快的承认了。

“那你当然知道这些贷款资料都是伪造的了?”

“伪造的,我不知道啊,他们把贷款购房合同和资料给我,我只是帮他们规整规整,交上去而已啊。”

 “我们已经都调查过了,房管局根本没有这些合同的备案,而且高建张平都能证明是你给帮忙弄的合同,要不咱对质对质?刘刚不再和他客气,抛出审计核查过的事实证据。

 事实令刘大光无法狡辩,稍作抵抗后,还是败下阵来。

 “是的,为了贷款啊,都是同事,没弄过贷款,我帮他们一下。”

“你怎么这么熟悉贷款流程啊,我看了一下,你并没有过公积金贷款啊。”李睿利用计算机已经从贷款数据中搜索了刘大光的信息,这时候刚好紧跟着问道。

刘大光想了一下“是这样,我有个同学叫高兵,与公积金中心的人熟悉,我咨询的他们。

“那这些购房合同是怎么伪造的?模板哪来的?”刘刚坚毅的眼神望向刘大光

审计组对细节的追问令刘大光始料不及,显然没有做好准备,慌张的说道:“从网上,QQ上找的人。

QQ号说一下。

“做完就不联系了,删除了。”刘大光显然又开始了狡辩的。

“那这些富豪公司的数据上盖的红色公章从QQ上弄不来的啊?刘刚拿出了盖有富豪置业公司红色印章的收据。

“这个……刘刚的问题又超出了刘大光的准备,他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私刻印章就已经违法了么?作为人民的教师,如此师德怎么为人师表啊!”

刘大光瘫坐在椅子里,一句话不说。

“刘老师家属是做什么的啊?”刘刚转移了一下话题。

“哎,我对象没有工作,儿子没考上大学,交钱上的职业学校。全家就靠我一个人养活。”刘大光缓缓的说着,眼角微微渗出了泪水。

“是不容易啊,因为这个犯得错误么?家属知道么?”刘刚把话题转了回来。

“之前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快把我闹死了,唉,错了就是错了。”刘大光的心理波动开始大了起来。

“错了改过来不就行了,人谁无过啊,重要的是要面对错误和改正错误的勇气。”刘刚不断的开导刘大光

“是的,你说的对,这些天我都睡不好觉,就从你们开始调旧关公积金贷款档案开始。

 “谁和你说的我们调你办的公积金贷款档案了?”

“哎,都和你们说了吧,迟早你们也能查清楚。”刘大光终于不再隐藏。

“我帮同事们贷款找的我同学发改局的高兵高兵旧关公积金管贷款审批的梁淼很熟,通过他们办的贷款,前几天他和我说汶山审计局的调了很多帮我办的贷款,让我赶紧处理处理。

“怎么处理?”

“就是,就是……刘大光望向刘刚,欲言又止。

“你能挡的住一个人的嘴、二个人的嘴,你不说,难道你能挡的住二十多个贷款人的嘴么?即使他们今天不说,你能保证他们永远不说么?”刘刚决定打消刘大光仅存的幻想让他实话实说。

正在这时,高建老师来敲门:“刘科,我有些话要说。”

刘大光有点着急了:“刘科,我和你说了吧,其实都不关这些同事的事,所有的事我最清楚。”

刘刚明白,刘大光知道自己无法决定二十张嘴会怎么说,想明白了这点,他无法隐藏也只能如实交代了。

“高老师,你稍等一下,我们和刘老师还没有谈完。”李睿看了一下刘刚,果断的说道。

高建关上门,回到了另一个房间。

刘大光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浓茶:“处理处理,就是退钱。”

“办公积金贷款的钱?好处费吧。”

“哎,是的,从你们一开始调第一批我办的贷款开始,就开始退,后来你们又调了一批,他们害怕了,让我把所有办贷款收的钱都退回去。”

“每笔收多少?都打点谁了?钱是怎么退的?”

“都是朋友同事办不出贷款的来找我,不好意思多收啊,每人9000元至10000元,你知道的,我家庭条件不好,儿子上学我还借了外债,所以我一般留个三千两千的,剩余的交给我同学高去打点了。高兵要打点公积金中心管审批的梁淼,还有建设银行管贷款审批的杨士武,他们怎么分这个钱我就不清楚了。退钱的事是高兵提出钱来,我们俩去办的,一个一个挨个退的现金,还都让他们打了收条的,您可以核实。就这些,都向审计组交代了,请审计组照顾吧。刘大光长出了一口气,悔恨的泪水已经爬满了面额。

刘刚听到这些,心里的疑虑消去了大半,没想到最担心的第三种可能性竟然成真,不禁嘘嘘不已:“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比较清楚了,贷款的购房合同模板是谁给的,套用的发票哪来的。”

“购房合同模板是梁淼给的,他给了我一套水岸新居”贷款的电子资料,发票、富豪公司的公章也是梁淼弄好了的。其他人贷款时,我就改改楼号、姓名,改改日期,然后再打印出来。

“消失的6号楼原来出自你这里啊!”刘刚如释重负。

审计组迅速将调查结果向局领导进行了汇报,经局长办公会审议后,鉴于审计方式和审计时间的限制,依照审计移送相关规定,审计组迅速将刘大光高兵梁淼杨士武的违法问题线索移送旧关县检察院,4人分别以行贿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得到了法律的严惩。(刘富强  陈军)


当前页面地址: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